永利皇宫手机版网址-永利皇宫463娱乐网址

北京保利秋拍座谈,臣金廷标有本要奏

图片 1

图片 2

这幅落款金廷标的《火鸡图》,实则是和郎世宁合作完成的。在故宫博物院常年研究清代宫廷绘画的聂崇正对于这幅即将拍卖的无郎世宁落款的画作,如此认定。

200多年前,应乾隆帝旨意,宫廷画家郎世宁与金廷标合绘《火鸡图》,作为贴落,悬挂于北海画舫斋内。进入20世纪后,此作曾有80余年不见踪迹,直至4年前才重新面世。今天,《火鸡图》呈现在观众面前,它穿越过百年尘埃,我们将赋予它新的意义,为它揭开神秘面纱。

郎世宁、 金廷标 《火鸡图》 1759-1760年 设色绢本 194x217cm

意大利籍耶稣会传教士郎世宁於乾隆二十四(1759)年及乾隆二十五(1760)年奉乾隆帝旨意与中国宫廷画家合绘两套《火鸡图》、《青羊图》。一套与方琮合绘,轴装编入石渠宝笈,其中的《青羊图》现存台北故宫,《火鸡图》现下落不明。本件《火鸡图》及《青羊图》(现存南美藏家)为郎世宁与金廷标合绘,著录於《清宫造办处档案》,乾隆二十六年始,於北海东岸画舫斋做贴落用,直至八国联军1900 年攻入北京,始流散於民间。民国时期两幅都曾是郭葆昌的收藏。

当然这样的鉴定意见来自于聂崇正过眼无数的清代宫廷绘画,其中既有本土宫廷画家,亦有外来的西方画家,这种个体经验以及背后的知识储备是你我无法比拟的。

但本幅《火鸡图》仅款署金廷标,虽属於清宫常见的合笔性质的作品,但对於这个结论,我们或许还存在一些的疑问,首先,为什么不是金廷标独自绘製?其次,这种合作为什么是与郎世宁?而不是其他西洋画家参与?所有这些问题以及这幅画创作以来200多年的流传经历,聂崇正及张子宁两位先生会为大家一一解开。

今天,我们先从一个非专业研究者的藏家视角去看这幅《火鸡图》的初步认定。

郎世宁、金廷标《火鸡图》 镜心 设色绢本 212188.5 厘米

他就是《火鸡图》现藏家。

题识:臣金廷标恭绘。

在保利拍卖副总经理李雪松的转述中,我们或许可以一听这个异类藏家看似幸运实则眼光很好的故事,从中得知他是如何认定这幅《火鸡图》。

钤印:廷标

画作左下角臣金廷标恭画

题跋:火鸡特異雉,足观不足食。修尾拖绅白,通身染黛黒。昂藏亦头角,璘㻞亦羽翼。於野昧三嗅,言家乏五德。吐火幻讵真,破敌术非直。无须罗网施,已见雌雄得。宣付上林官,饲养俾孳息。御製火鸡诗。臣于敏中奉勅敬书。钤印:臣敏中印、报国文章

我们现在都知道的是1930年代之后,《火鸡图》再也没有出现过悄无声息了,直到2013年的时候,在美国距离纽约有一点距离的一个非常小的城市的一家拍卖行,突然就拍卖了这张画,并且是那场拍卖的封面拍品,但估计不是懂中国画的人经营的拍卖行,没有看到臣金廷标恭画这几个小字,可能也是因为在外国人的家里挂了很长时间,灰尘很多,所以当时上拍的时候是以佚名定的,当时这个藏家看到的时候是根据于敏中的题字来看的,画面看起来也挺漂亮,肯定是宫廷绘画,大概准备了几十万美元去买这件《火鸡图》,结果的拍卖结果是加佣金11万美元,按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90万左右,这很出乎他的意料。李雪松所讲述的这个故事中的主人公,就是以他常年在博物馆看展览的第一眼印象来判定的,虽然当时拍卖行甚至还把这张画定为19世纪。

展览:

《火鸡图》中金廷标所作的山景局部

盛清的世界康雍乾宫廷艺术大展,展览时间 2015年8月19日11月18日,上海龙美术馆主办。

当然,不可能在2013年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见过这幅《火鸡图》。

出版:

国内有一个眼力还不错玩古画的人,可以说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也看到了,但是他认为这张画是假的,当时是一个刚入门的不太成熟的行家发给他照片,请他来判断的,但是这个刚入门的行家有着自己的小九九,怕别人看到全图之后就去买,所以干脆拍了几张不相干的局部给这个老将看,老将一眼就感觉像是宫廷绘画风格,就追问这张画的尺寸,但是新手撒谎说是高100公分,宽60公分,这里必须要清楚的是,老将认为这张宫廷风格的贴落画的尺寸肯定不对,不应该那么小,所以就认定这张画是不看真的。

1.《中国名画集》第三十三集,上海有正书局刊行。中华民国十八年(1929)十二月出版。

(备注:中国古代书画从装裱形式来看,大致可以分为立轴、手卷、册页、扇面、镜片等,不同的装裱形式服务于不同的功用,在清宫传世的书画文物中,装裱方式与镜片接近,只是画心经过托裱,画面尺幅大小悬殊,可上贴于墙壁又可下落收藏,俗称贴落或贴落画)

2.《湖社月刊》第三十一册,第87页,中华民国二十年(1931)三月一日初版。

也就是这样,成全了《火鸡图》的现藏家,当他把画运到家里之后,大概好好的拿放大镜看了一遍才发现底下有一个金廷标的落款,这是认定的第一步,确定真的是宫廷绘画。

3.《盛清的世界 康雍乾宫廷艺术大展》第362、363页,龙美术馆编,上海书画出版社,2015年8月版。

之后经古代书画鉴定专家张子宁的基本认定之后,推荐给了聂崇正,才有了今天这斩钉截铁的认定。

4.《紫禁城》(封面)2017年2月号,总第265期,P64-81。紫禁城出版社。

123456

5.《郎世宁的绘画艺术》聂崇正著,第193-200页,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7年5月。

著录:

1.《内务府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乾隆25 年(六),如意館Box No. 108,第161、202-203页,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2.《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25),乾隆25年,第504, 531页,人民出版社出版,2007年。

3.《清高宗(乾隆)御製诗文全集》第四册,第356页,人民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

4.《钦定热河志》卷九十五,乾隆四十六年(1781)撰。

说明:

意大利籍耶稣会传教士郎世宁於乾隆二十四年及乾隆二十五年奉乾隆旨意与中国宫廷画家合绘两套《火鸡图》、《青羊图》。一套与方琮合绘,轴装编入石渠宝笈,其中的《青羊图》现存台北故宫,《火鸡图》现下落不明。本件《火鸡图》及《青羊图》(现存南美藏家)为郎世宁与金廷标合绘,著录於《清宫造办处档案》,乾隆二十六年始,於北海东岸画舫斋做贴落用,直至八国联军1900年攻入北京,始流散於民间。民国时期两幅都曾是郭葆昌(觯斋)的收藏。

为什么说《火鸡图》是郎世宁画的?

2017年11月29日(星期三)

下午2:00

保利艺术博物馆10层展厅

(新保利大厦云楼10层)

主持

谢晓冬:策展人,首都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客座导师,曾主持策划众多有影响力的拍卖项目与展览。

嘉宾

聂崇正: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1965年毕业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研究清代宫廷书画的权威专家。

张子宁: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资深研究员,古代书画专家,曾与白谦慎合作编辑《天倪王方宇、沈慧藏八大山人书画》。

李雪松: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主管古代书画版块。

本文由永利皇宫手机版网址发布于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保利秋拍座谈,臣金廷标有本要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